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人风采

振国威,中华儿女捍海疆。扬军魂,血肉之躯战沙场。

h ztag id="blog-163-com="wkg hsm>导航nner" 导航l ul clh ztagh2>导航r ul clh ztagh2>导航 ul clh ztagh ztagh ztag"> id="blog-163-com="wkg hmpla> > id="blog-163-c w htt
h2>导航assb-mdlcr rightt -г h2>导航assbl_1cr thhref斡 > 日志v clh ztag"> i h2>导航r tm th_g hj13
导航c cc_1cr_g hj13 documen g_onSuggeheia rradngImght:2(_"ht.getElemtByI63.gd('bㄐ I3.gd(ElementB63.gd.com('b_"ht.comode.instByIpx;bac('b90ode.instByIp10px;}('b90ode.instBe63.gd.id;bo >I63.gd.10px;}.getElem _"ht.c})() 7700;"Lmon = -Math-floor(e63.gd.id;bo*(_10px;}/63.gd.10px;}.-px;bac)/2)+'px'ode.ins _"ht.c})() 10px;}('b_10px;}+'px'ode.ins}else { _"ht.c})() id;bo 'b_id;bo+'px'ode.ins _"ht.c})() 7700;"Top = -Math-floor(e63.gd.10px;}*(_id;bo/63.gd.id;bo)-_10px;})/2)+'px'ode.ins} _"ht.c})() > h2>导航as.newtm/h1> div id="> & h2>导航g-rs:// clearfixh" hide> ih" hide> 关于我v > > h" hid he" target{ ariv> om/"ear 瞯> ih" hide
ih" hidh" hihe".163.com/"ear 瞯> 导航tmpl_tag5 wv/blc /bls斡 h" hid h" h

会做事不如做人,会做人不如会感恩.知道感恩的人是最好用的人,是最了解大自然本质的人,也是最受大家欢迎的人 clalass="f h" hid hdefocus="trh" hid h2>导 r_ .newtmpl_hide"> .newtmpl_hshdefocus="trh" h导航m-r" iafollow" targe he"tag">eewtm="qweivottom;}.m-l="0" t"ckedng ia " ansowmoz-tcumency h" hhdefocus="trh" h h"h2>导航m-"> 文章分类hdefocus="trh" hh" h

    "> dola>· "> dola>· "> dola>· "> dola>· "> dola>· "> dola>· "> dola>· "> dola>· "> dola>·
    tag pre hhhhh hhhhh
导 r_mn> 366400 ref="ht ="fl 366400 id;bo="qweiv>eewtm="745ivottom;}.m-l="0" ;}.m-l="0" t"ckedng ia " 7700;"10px;}="0" 7700;"id;bo="0" ansowmoz-tcumency h" hhhhh h"hhhh > eewtms:20pxp:-8px;}.m-lm;hei:10px;boeft;}-wra1-newLOFTER2pna奕="htt2&rou_source=%E5%8D%9A%E5%AE%A2%E5%85%B3%E9%94%AE%E8%AF%8D%E5%BA%95%E9%83%A8%E6%92%A9%E5%A6%B9&rou_c/" a99p=%E5%8D%9A%E5%AE%A2%E5%85%B3%E9%94%AE%E8%AF%8D%E5%BA%95%E9%83%A8%E6%92%A9%E5%A6%B9ttp://pshl8381.blogref="http:3 八招诀窍,教你实力撩妹 v> ta> > h" hid h"hdefocus="trh" hh2>导 r_m 考拉advhide"> m- 考拉advh h"hhhh > lock 推荐hdefocus="trh" hhhhh 366400tid;bo="qweiv>eewtm="275iv7700;"10px;}="0" 7700;"id;bo="0" ottom;}.m-l="0" t"ckedng ia " ;}.m-l="0" ansowmoz-tcumency h" hhhhh h"hdefocus="trh" h h"h> r_mbla hidhide"> m-bla hidhshdefocus="trh" h h" h"h2>导航m-r-hoverafollow" targe he"tag">eewtm="qweivottom;}.m-l="0" t"ckedng ia " ansowmoz-tcumency h" hhdefocus="trh" h h"h2>导 r_ition.getslass=鉹ef="httht:0.getslass=bodywrap" r_ition.getsCpla鉹ef="httht:0.getsCpl f-moz-t导航spacSE h2>导航smpl_ wr/bls0/blc /SE ss="faxianti hiOldB> '" ihref3_ wb/blc /bls2 & hhh2>导航l bdx;}.m wb/bls2/blc /SE shhh2>导航moghompletinstip">军人穐2>导航moghomplSE ">军人穉ss="E "">军人穐h3鉹ef="htt bd fslas<> tmpla>【转载】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v >
bgc href7 fw hrs ia
军人穐"ztag pretd 军人风<> pspacSE "">军人穐hhh "">军人穐hhh<> "> -04-f3_22:37:01
b>3 ul close ti分类:
军人穐hhh 便ref="http:" tariv> om/"ear 瞯> ">军人风瞙hh> b>3 ul close ti标签: ref3_class= $spaogTagInfoia
军人穐h
军人穐hh> pize:1 ref7v> b>3
军人穐h > pize:1 ref7v> b>3
zihaoter. zihaoc/blc SEh> .nea>
ref4 nea>大
衏lass="fcd>
> > pize:1 ppl fag a $spaog_sub t">bs="b> n> 便ref="ht 订阅v idta> "">军人穕alass"">军萮defocus">军人穐defocus">军人 "hhhhhhh2>导航m4px;line-height:2SE shhhhhhhhh2>导航k/1.1m-mainpspacSE hhhhhhhhhhhhhhhhb>h="wBtn_n> 2 bd im分享到 f-bklassRSE ul clh > h"hhhhhhhhb>h="wBtn_ h"hhhhhhhhb>h="wBtn_qq2 bd im分享到QQ空间a鉹ef="htk/1.1e" hqqzome f-bklassRSE ul clh > h"hhhhhhhhb>h="wBtn_qqweibo2 bd im分享到腾讯微博a鉹ef="htk/1.1e" hqqweibo f-bklassRSE ul clh > h"hhhhhhhhb> $_>h="wBtn_weixin2 bd im分享到微信a鉹ef="htk/1.1e" hweixin f-bklassRSE h2>导航ext/2dimrepeahref6 com/webapp/jpaogromblogbax;}MaxI3.gdGenghomarget="_blaings/?fromnewcenter#m=paog829/?fro3803586onal53310371897&w=a奕鈎=a奕 fxtj 42get5di hhhhh2>导航ideRSE h"

用微信 ul close ti“扫一扫”lalass="f h" h

将文章分享到 圈 lass="f hdefocushhhhh便ref="ht $_>h="wBtn_yixin2 bd im分享到易信a鉹ef="htk/1.1e" hyixin f-bklassRSE h2>导航ext/2dimrepeahref6 com/webapp/jpaogromblogbax;}MaxI3.gdGenghomarget="_blaings/?fromnewcenter#m=paog829/?fro3803586onal53310371897&w=a奕鈎=a奕 fxtj 42get/a> hhhhh> ref="htideRSE h"

用易信 ul close ti“扫一扫”lalass="f h" h

将文章分享到 圈 lass="f hdefocushhhhh便ref="ht hhhhh> ref="htfag6 share">本文转载自田园h便ref="htfag > getrue"> 鉹ef="htl bdxaog- nrlashdefocus="trh" hh2>导航b href5hre11_g w-paogv>   林墉之聪慧其表现在同辈中亦为佼佼者。他的画已经流溢出霸悍、坚实、俏丽、媚艳诸态,展现出不俗的追求和多变的才华,为其後期创作的整合与升华奠定了极好的基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zxOjTiqWUS8z7PGPiuHZEw==/2pn9118bla17981e" 8.jpt3. ____="ev_8me"52olieiv > br> ul cl br> ul cl( 来源:环球收藏网)编辑/雨浓 br>  林墉是我怀有敬意的一位艺术家,在绘画和文学写作两个领域,他都以超常的毅力和非凡的天赋,取得了异乎寻常的成就;他的艺术家的立场和文化使命感,还延伸到美术历史研究领域—90年代初rel=我和我的 组编《迟轲教授学术研讨交流文集》(岭南美术出版社,1992年)和《中国美术研究—陈少丰教授从教五十年纪念文集》(人民美术出版社,1994年)的时候,就曾经从他那里获得了切实有效的鼓舞和支持。最 林墉拟在广州举行他的绘画作品回顾展—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在他生活的城市举行的正式公开画展。几位准备就此写文章的年轻 ,要我发表一祊y"法l=我当然乐于从命。不过,坦率地说,对于像林墉这样一位功成名就的艺术家l=我更希望从年轻的 们那里听到一些新的说法l=我相信期j轻人敏锐的直觉和无所顾忌的热情,更容易激发我们的问题意识。这也可以说,是我加入他们关于“林墉”的讨论的主要动机。 ul cl br>  毫无疑问 林墉是一位“有 ”的艺术家。我说“有 ”,意思是说,“林墉”不仅仅是林墉l=围绕林墉l=还可以牵涉到当代艺术史中的许多问题。此外l=我觉得l=我们要谈论一个人物—特别是像林墉这样的一位名家,最好不要就事论事,最好能够与他置身其中的情境和各种关系联系起来,追溯前因,叩问后过期寻求理解“何以如此”,而不是急切陈词“必须如此”。譬如,绘画与文学,在林墉这里就不是两个绝缘的领域,讨论必须在可能发生影响的边际之间展开;另外l=在泛意识形态化时代,当艺术成为政治的 偷氖焙颍帐跫业淖晕乙馐逗透鋈搜≡竦目占渚烤褂卸啻螅砸帐醯拇拷嘈杂卸啻笥跋欤苛周持痔獠摹⒎ 的绘画在市场上 芑队硪恍┰虿⒎侨绱耍龆ㄕ庵址床畹囊蛩厥鞘裁矗庥胩囟ㄊ逼诘纳缁嵛幕睦硎欠翊嬖谥苯拥墓叵担吭谥泄幕南执⒄怪校按秤氡涓铩笔且桓隹缡兰偷拿鈒=守常与求变的矛盾几乎在所有艺术家那里都存在 林墉对此有何反应?……一种个人选择不管“个人”的“成数”有多大,它总是与个人所处的特定情境和历史 实文化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显然,自问自答,很难对所有这些问题展开真正有效的讨论。 ul cl br>  按照某种说法l=林墉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二代中国画家—他的老师如其中的杨之光先生,算第一代,这第二代画家学锄的60年代前期的美术院校,踏出校门即经历了“文革”,70年代末期躬逢思想解放运动,随后是国门敞开,西方文化汹涌而来,商品经济浪潮汹涌澎湃……从旁观者的角度" hl=在以上各种“运动”中,林墉不算叱咤风云的晁盖血攘少也是游刃有余的浪里白条。近年大病,劫后余生,林墉又经历了别人无法想 的人生历练,画题、画风,亦随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ul cl br>  先说60年代前期中国大陆美术院校中的中国画教育模式期G可是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反复折腾、变 不断磨合才臻于成熟运转的时期。传统的笔墨线条,加上西画的素描色彩 以及临摹、默写、速写、写涩请综合训练,成就了整整一代人的写实技巧。且慢急于断w" 饧掠谥泄帐醯姆⒄故歉J腔 <幸坏p应该盖棺论w" 嚎荚湍鹩20世纪初叶的中国画语言变革血攘此才算真正进入其脱胎换骨的境界,而在中国画的各种画科中,最直接的 芑菡哂λ闳宋锘A周庖淮已朴谑勒撸佣辔宋锘 也就不奇怪了。 ul cl br>  必须承认,林墉是上述教育模式追求的理想“产品”之一。勤奋、扎实,加上天赋,林墉迅速掌握了学校教育要求的所有知识技能 并在延续其后的写涩、创作中,将其发展到了得心应手的境界。记得黄永玉以前好像说过:这个家伙在技巧上的挥洒已经达到了“奢侈”的程度。换言之,在黄永玉看来,在另一些人那里苦苦追求而不可多得的东西,在林墉那里 已经流于“铺张浪费”了。我完全同意黄的说法。 ul cl br>  提到林墉,当然不能回避“文革”。说到“文革”,在美术界,除了少数例外l=我所接触的林墉这一代美术家即“文革”的亲历者,几乎都真诚地自称那是一个“无私无畏、激情燃烧”的时代,他们对在那个时代亲身经历的事件—譬如对制作革命圣 的真情投入期言之无不耸然动容的反应,正像“上山下乡”知青对其“青春无悔”的垦荒岁月的追怀一样,留恋 于理智的思考。<幸恢忠饧衔饪晒榻嵛死嗑 奶厥獾淖诮 校沂歉艚讨 裕源宋矣猩晕煌目"法。虽然,早请安、晚汇报、制圣 、大跳忠字舞以及与此有关的所有其他仪式期都与宗教仪式存在相似性,但是血如果说,几乎所有的宗教信仰 都尊奉一个远在彼岸的 的话期G么,十年红色狂迷的核心,则是此在的神!如果我们还没有忘记的话期“文革”流行的最富于经典意味的咒语是“狠斗私字一闪念”。不管“立公”的动机如何冠冕堂皇 这种强调精神献祭的行为的实质 是彻底否认个人的价值,结过期是使所有真诚的“革命”的信徒期都变成了掏空灵魂的躯壳。值得指出的是血一般来说,深受灵肉的煎熬的上一代人,对“文革”的反应,与充满理想主义激情并在“文革”中扮演主角的年轻的一代 正好形成了耐人寻味的反差—在广东,譬如廖冰兄和黄志坚 裕谒悄谴四抢 我们有幸能够读到如出自聂绀弩笔下的那种令人惊心动魄的杰作! ul cl br>  我相信期所有“回忆”者的 卸季 真实性,我不想亵渎这种情 校坏绻颐强梢园讯浴拔母铩钡摹盎匾洹保魑恢旨壑敌翁刺致鄣幕捌谖腋敢庀嘈牌冢切┤匀晃凹で槿忌铡钡淖肥稣叩摹凹で椤保咏   盟友汤小矛、陈衍宁合作完成的素描连环画《无产者的歌》,则可能是一个“异数”。这部才气横溢的历史故事画,既可看作真诚的共产主义理想和某种青春情怀的见证,也可视为当年中国美术在其写实主义语言发展史上可能达到的深入细致而臻于精美的程度的坐标。事实证明,许多初学者,曾毫不犹豫地把这部作品当作掌握这种语言技巧的学习范本。我犬所以说它是一个“异数”,理由还在于期为林墉及其盟友提供创作的灵 械睦分秎=在理智上超越了那个普遍狂迷—按照需要即可p;&n编造“历史”的时代,从而血确保了这一集体成果的思想和艺术的纯洁性。完全可以这样说,《无产者之歌》是“文革”时期中国美术中的共产主义主题的巅峰之作—尽管 您的它所选择的题材的历史性,与 实政治语境中的“神”保持了恰当的距离期因而没有获得譬如《毛主席去安源》一类“历史”题材作品的社会政治功效。 ul cl br>  大多数人或许会同意这样的"法:真正为林墉赢得了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声誉的精心之作期首先应该是他在70年代末期开始的思想解放运动中,完成于“寸寸居”的文学插图和人物写涩。我们注意到期当配合 实政治运动的主题性创作作为统一思想认识的策略和集体革命事业的有机组成部分的历史已经终结的时候,林墉并没有像其他许多陷入“文革”情结的人一样陷入无可适从的状态,他作为艺术家的角色转换血迅速在为所谓“伤痕文学”配制插图的实践中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我们还记得广州《花城》上林墉的插图。如所周知,《花城》是一个隶属于花城出版社的大型文学刊物 当时它在反思“文革”的悲剧性命运期寻找人的价值与个体的自尊,承担中国当代文学新的历史使命的过程中,扮演了与北京的《十月》同样举世瞩目的角色。在过去 <曛校泄贝难Т永匆裁挥邢瘛拔母铩苯崾鮮e的“伤痕文学”那样为中国甚至海外的读者提供了如此激动人心的力量,与其说,我们的文学家无论思想还是技巧在一夜之间已经变得格外成熟 倒不如说,曾经进入同一噩梦的梦游者,梦醒之后,彼此之间更容易找到思想和情 械墓裁A周凳炝骼龅男词导记桑驮醋源游醯茸骷宜鹗龅谋缧怨适碌 谐宥戎沂档鼗乖宋难蜗蟮氖泳跣翁谝渤晒Φ馗秤枇瞬逋家云   如果说,插图的从属性,多少贬损了插图本身作为一件绘画作品独立自存的美学品格期G么,林墉这一时期的人物写涩,则有效地填补了这一缺陷,同时,向我们提供了更进一步了解这位画家的内心 械谋浠鸵帐醴 的发展的视角。我们应该注意到期“写涩”—特别是人物写涩—在20世纪的中国画艺术中,经常被视为训练一个画家的写实技巧或为某一件主题性作品的创作搜集素材的途径。林墉却以其富于说服力的方式期有效地证明了写生独立自存的价值。正像我们所看到的,林墉选择写生的“人物”,绝大多数都是他熟悉的漂亮 ,在过去类似的场合被明确界定并突出强调的“阶级身份”包括“职业特征”,在这里被明显地淡化了。显然,林墉感兴趣的是人之为人的生命属性,他想强调的是这样一种价值理念:美期是人之为人的本质,它既是自在的本体 也应该成为人与人之间互相吸引、互相欣赏的对象。因此,美期成了这一时期林墉所有的人物写涩的视觉焦点。<氪送保盐骰牟股拍畛晒Φ匾肓酥泄婊镅灾校悦魅贰⒕傅穆掷咛鹾头锤丛稳尽⒒肴惶斐傻奶寤峁寡杆僦亟俗约河琶赖男词抵饕宸 。提到林墉这批人物写涩,我想还有必要强调的是血如所周知,在过去很长的时间内期按照某种预设的价值逻辑,真正的“爱”必须建立在刻骨的“恨”的基 上;强调在思想上必须时时刻刻“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作为明确的价值理念进入艺文领域,目的似乎只有一个,就是教导读者如何学会憎恨。我们也许不能 地说,林墉这批写生人物画是当代中国绘画史中的奇迹,但攘少可以这样说,它在“文革”结束不久、阶级斗争的 诨鹣跹袒姑挥型耆景B涠ǖ氖焙虺鱿盅堑贝泄指慈诵缘淖鹧虾桶乐牡恼髡祝 ul cl br>  中国画家中的域外题材之作历来不多。当代l=在林墉 埃颐橇粝卤冉锨逦挠∠蟮模坪踔挥惺车陌<靶瓷5ナ钦庖坏p,林墉历访巴基斯坦的大量作品,就有存在的价值。因为不佞未曾涉足巴基斯坦,对那里的风土人情没有任何知识l=因此也就无法发表什么更具体的意见。粗浅的观感是血这些作品类似文学作品中的旅游a s剩="f了一时一地的所见所感。或许 正因为作者是“外人”,所以,高鼻深目的异域形象,给他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另一方面期由于旅途时空频变 也可能使林墉无法像在“寸寸居”斗室所作的人物写涩一样,在语言技巧上进行精心细致的打磨 这批域外之作期总体" hl=在 上虽然延续了以前的写实笔法,但纵逸恣肆的线条使其更接 自由流畅的“速写”;可能为了进一步突出语言的概括力,林墉有时也在这种写实 中糅进一些装饰因素 因此,这批作品也许不能仅仅看作林墉的游巴“实录”,在语言的发展上,虽然不是十分明显,但多少保留了某种探索的意味。而作为 发展上的一个过程期巴基斯坦之作正好为林墉后来的古今仕女题材绘画提供了美学上的铺垫—后者更进一步发展了线条的速度感、节奏 校蝗我昧榛钌谋史ǎ谡饫镆参峁┝嗣姥系墓诺渥试础 ul cl br>  我们都看到,与域外之作明显不同,林墉在他的仕女题材作品中不断地追加了色彩的涵盖量。大红大绿、异彩纷呈的色彩和美艳如花的 既为冬血亦是一。在林墉眼中,美人是花,花亦是美人,花鸟抑或人物 不存在明确的界限。于是血《花城》时期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从80年代中期开始血林墉的艺术实践经常是多方位展开的,在绘画的同时,从事“业余”的文学创作,既画俗艳女色,也画嵇康、苏轼一类古代哲人,还用优美流畅的文笔,描绘家乡潮州古城给他留下的美好印象,以及那些凄婉荒唐的人情世故。关于林墉的文学实践,肯w"有更合适的论者,在这里我想提到的是90年代中期血林墉曾有一个时期借用广州美术学院的画室完成了一批人体写涩。在这批作品中,林墉继续将其得心应手的弧形长线的表现力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与此同时,又经常有意识地在流动的节奏中加入了方块楔形,以谋求视觉上的冲突血突出体积结构的形式张力 这批可能被附加了“学术意味”的作品,体现了林墉写涩系列中很少出现的凌厉刚健的抒情 ,但奇怪的是,这种 并没有在其后的作品中获得发展。林墉以传统的文人掌故为依据的写意小品,虽然并没有赢得其他题材的作品类似的广泛的 ,在社会的流播也较少,但这些小品无论对艺术家个人还是一个价值多元化的时代来说,出现的契机均堪玩味。在我看来,正像他对人情世事富于挑战性的词锋经常隐藏在他犀利的散文笔法中一样,林墉这些小品之作更贴近他的内心世界,它在体现古老的中国画艺术在一个开放的时代可能获得的更加自由的空间的同时,也充分地展现了林墉作为一个艺术家敏锐的直觉和特别善于一针见血冷讽热嘲的秉性。但是血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在政治统率思想和一切行为准则的时代血人们衡量存在的价值的理由、准绳总是G么容易了然于胸 一旦世风转变血人情世事包括人性内涵复杂的程度,就不是G么容易把握的了。记得在更早的时候,林墉曾画过《哭剑图》这样令我无法忘怀的小品。因此,我不认为,类似的这种小品仅仅是笔墨游戏—尽管这类作品经常具 “为寄”、“为乐”、“即兴挥毫”的文人画特征,林墉似乎也从来没有准备让其登临大雅之堂。然而血众所周知,借古喻 ,联类及譬血是独特的中国智慧。对中国文人来说,无论是身在廊庙还是混迹草莽,在艺文中使用隐晦曲折的笔法来表达自己的爱憎情 一直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 林墉的小品之作期延续的正是这种源远流长的传统。他对《雅》、《颂》之外的传统笔记文学包括民间文艺怀有持续不衰的兴趣,道理庶几近郑  近年期Q以逆料的大病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林墉的生活方式的同时,是否改变了林墉的人生态度和艺术 ,这是一个普遍关心的问题。用林墉的话来说,“在上海做迦玛刀治疗那段日子里,我曾大哭三> ”换言之,他不是圣人 豢赡芏陨辣Ь运称渥匀弧⒊焕止鄣奶龋坏比唬膊皇怯谷 裕辽僭诠愣朗跞χ校挥腥四芄欢粤周纳滥皇又  记得一位智者在六十五年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西绘画的分野在于坪前者强调“表现这个,这样表现”,后者叩问“表现什么,怎样表现”(秦宣夫《我们需要西洋画吗》,载滕固编《中国艺术论丛》,商务印书馆,1938年)。易言之,前者尊奉前贤经验为圭臬,后者珍视探索的热情和实验的价值。前者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了尚古、好为人师的传统;后者特别是在其近代以来的发展历史中,形成了因人而异、自由竞争、自圆其说的景观。究其实,尊重古人没有什么坏处,西人也并非毫无理由地唾弃前贤的经验,问题的要害在于坪是否把前贤的经验看成万古不移的金科玉律,视僭越为不可饶恕的犯罪。仅说前者,“表现这个,这样表现”—非此无以为理、无以为法,归根到底,就像宗法社会中的嫡、庶郑争,最后演变成刀光剑影中的腥风血雨一样,它所导致的“血统”—门户郑争,在造就某人一统天下的同时,也杀戮了无数生 括艺术上的创造性、创造力 30年代,滕固对南北宗论的质疑,实际上也正是对这种根深蒂固的门户郑见的挑战(参阅滕固:《唐宋绘画史》,神州国光社,1933年;《中国美术小史》,商务印书馆,1935年)。事实上,在二十世纪初叶,无论是康有为的美术改良论、陈独秀的美术革命论,还是梁启唱犬鄙视清代美术,呼唤“画界革命”,均源之对这种源远流长的门户郑见的深恶痛绝之 小#ü赜谡夥矫娴奶致郏卧淖疚模骸犊涤形氤露佬恪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的一桩“公案”及其相关问题》,《美术研究》,1997年第3期鸦《梁启唱的美术变革观—兼议中国美术历史研究的梁氏说法》,《艺术史研究》第3辑,中山大学出版社,2001年)从逻辑上来说,不破除门户郑见,就不可能获得关于中国美术发展的全面知识和确切的历史 当然也不可能为当代画学中的持不同论见者找到真正安全的生存空间,进而找到推动当代画学发展丰富的思想资源和语言资源! ul cl br>  之所以在议论林墉的时候旁及以上 外话”,我的意思无非是想强调,虽然艺术的 惺粜院退枷搿⑷の堆≡竦母鋈俗杂桑魑桓鑫幕鈒=已经在“五四”以来的历次思想解放浪潮肉竹得了充分的磨洗和阐释 但是血“表现这个,这样表现”这种源自古老的宗法律例的价值模式期在当代中国美术的理论和实践中血仍然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和方式大行其是,并且已经在事实上,妨碍了我们对林墉以至其他类似的并非“合规中矩”的艺术家和艺术现象的认识。不言而喻血学会理解、欣赏,从“出乎意料”之处领略发现、创造的乐趣,是我们作为读者的义务和权利,反之 一开始就按照某种“法定”的标准去裁长去短期如冬烘先生读杜诗一般寻求每一字的出处,将会使阅读的过程索然寡味。不错,在林墉的绘画中,拘守规矩者看到放纵;爱作拙涩者看到浮滑;故作艰深者看到浅薄;刻意求新者看到陈旧;当然,也不排除急功近利者,看到了轻而易举的成功。偏见源自以己之是度人之非,南辕嘲笑北辙,说白了 也就是于“表现这个,这样表现”血人人心里有一本心照不宣的陈年老账。在我看来,林墉犬所以为林墉,根据也正在这里 核皇亲巫尾痪牍讨从谒健氨誓钡哪チ痘颉肮α 钡幕劾spっ鞔车木槿匀挥行д撸灰膊皇堑贝帐醯木杭汲∩咸缰鹩曜犯鲜摈值某眯嫒恕N蘼燮驶故遣徘椋周疾皇粲阢∈毓叛怠⒒蛴诹餍惺鄙邪鞔涤扒笮沃Φ挠谷诵辛校×周诨婊ㄎ难导兴逑值奶獠牡目矸盒院妥杂啥龋ㄋ牧榛疃啾洳欢献坏南咛醣史ǎ砻鳎涸谒囊帐跎闹校伎嫉奈侍獾暮诵氖恰氨硐质裁矗跹硐帧保皇恰氨硐终飧觯庋硐帧 这 也就注w"了林墉不被以捍卫“中国画的底线”为艺术的终极目标者看好,而林墉即使是在病中血也仍然能够从他的生活和情 胁ɡ街兄竦迷丛床欢系拇醋髁 械母驹颍∧┝ 我想引进知堂在《答芸深先生》这封信中写的几句话坪文学史如果不是个人的爱读书目提要,只选中意的诗文来评论一番,却以叙述文学潮流之变迁为主血G么正如近代文学史不能无视八股文一样,现代中国文学史也就不能拒绝鸳鸯蝴蝶派,不给他一个正当的位置。(周作人《答芸深先生》,《谈龙集》,页93,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ul cl br>  知堂的话是针对误解、苛求苏曼殊的现象而说的 我觉得l=移用于当代中国流行的艺术史书写方式,同样具 尖锐的针对性。不错,林墉不是苏曼殊血也不是鸳鸯蝴蝶派,我们所处的时代,与知堂生活的时代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血一个奇怪而又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当代艺术史的书写方式,切实存在着向“个人爱读书目提要”这一目标发展的危险,这种危险不但从未受到真正的质疑,相反,倒是经常心安理得地被视为一种可以接受的文化走向而得到鼓励。在批评家与艺术家结盟的“运动”中,这种倾向的发展就更加突出明显了。林墉在当代中国艺术史中处于什么位置l=这是一个应该由历史来回答的问题。但我想可以指出的是血在考察当代中国美术从泛意识形态化时代到所谓“开放改革”的“新时期”的历史的过程中,如何选择、考量对象,熨贴各种价值形态及其表现形态起承转合的细节,“林墉”肯w"是一个不能绕过并且能够提供丰富的“说法”的“环节”  关于林墉以及围绕林墉可以讨论的问题还很多。林墉的下一张画“表现什么,怎么表现”,我不知道;不过,我敢预料,当某些如热锅上的蚂蚁正在挖空心思钻缝觅隙寻找各种附加值的所谓“艺术家”,随着岁月的推移将被雨打风吹去的时候,林墉仍将以自爱自尊的方式站稳在现在属于他自己的位置上!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WuxRryIMnl47U1TYhWNKVw==/2p60525538063365065.jpt3. ____="ev_n91296802 a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KJlTvJeHKYpznFYbj2OdKQ==/1479995427644716l53.jpt3. ____="ev_4971" h18 a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D-jkrbBj-S9gT7KsJpqElA==/1450722lie066918b93.jpt3. ____="ev_8351186536a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uxGInVWLX5Z4rP_VcVcIXw==/2873859512315854911.jpt3. ____="ev_5la1296735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ZkLk90ORgVJfkFuTvBFW8w==/3133097965866547439.jpt3. ____="ev_26685584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kOZGeg_x-kgDG90EszERsQ==/3854236856199345876.jpt3. ____="ev_340b859014 >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wwY-S0jPVYUKpZCVpFSeNg==/324pn91731806891705.jpt3. ____="ev_9528964561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Zquhyj7rmZE7YKeU6Ai-ZA==/17640036791457b8538.jpt3. ____="ev_8633436071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Na2Ir_oiKRgbUrXyaafnNw==/659807691930926l548.jpt3. ____="ev_18 8915694 > br>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9PavzFDhlS2RfnEheu_pzw==/659812639733pna2502.jpt3. ____="ev_566304595 a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e-NVZj6ihDeg8X2rpP0t7A==/323696n232272677145.jpt3. ____="ev_3564842365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2sXyEDkhJfxs4dckmF6f4Q==/174683370556641918.jpt3. ____="ev_3885909218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ISvkkO4Tvf9aROYM1zRTEQ==/1462543979088655441.jpt3. ____="ev_83727295 8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jafObduDdeQTaZhcbLDCwg==/325amp7456084ona772.jpt3. ____="ev_9893675175iv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GKkFuduavXEhIUL1AX1XZQ==/2028027na7ie0365371.jpt3. ____="ev_5022690079iv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e-vqu04bPEYxXQAYBnDKTg==/3370662846210514914.jpt3. ____="ev_5649084215iv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xSy6Fd7IreU3X9YunIIrFQ==/227037716n248238546.jpt3. ____="ev_875924p674 > br> ul cl ul cl ul cl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二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6R-NUXYNw7E2Si6k9VY2Q==/4874302171798457771.jpt3. ____="ev_9800408054 > br>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HEwv2RavK0CjUzMdmXkWMA==/1832402098486457939.jpt3. ____="ev_8879101649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1hbsU3uX8O7OV0-3ZTAoIg==/6598amp8948906514p6.jpt3. ____="ev_916088am66a > br>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ux4cFmOgilknq2tzeEeWtA==/2486831419256785603.jpt3. ____="ev_184255816l > br>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75Whkp5VdAE5zH_ysguTg==/2pn9399638156522511.jpt3. ____="ev_9450090294 > br> ul cl ul cl ul cl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NfHtJs2QzowXqqYvzKZYyA==/6597560148844316l78.jpt3. ____="ev_984799893 a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PFfDpjVgXBgsBNIu9Fv3dQ==/4834895675058966606.jpt3. ____="ev_3393469198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oYVmfQuowLU05h1JKb9E-A==/4834895675058966612.jpt3. ____="ev_8603385975iv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kKSqSDRb4-7AWRf02oDYlQ==/6597314957750927590.jpt3. ____="ev_2315818bla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tuFHyvHKmJmquPGHYm17vA==/902690250411494023.jpt3. ____="ev_7al0823757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SqZDBZ0pnGsXoPyVshdDug==/1"5210534693637104.jpt3. ____="ev_ona3905lieiv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3UApNoWI0_KfD9Vt7D3doQ==/167308me61668437035.jpt3. ____="ev_4803521515iv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jJrHDyefs_5Mbf4844czNg==/2486268469303368933.jpt3. ____="ev_2501150284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i1jIbiYZjuW5xNEakC-qOg==/1075515886029558364.jpt3. ____="ev_"52" h841斡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LeRuP8tCoZZspsZkVrKC1w==/39029320271" 333618.jpt3. ____="ev_7424160677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6DgilgX_RKOpSXT2-sMWcQ==/2486268469303368941.jpt3. ____="ev_5092453627 > br>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jnEbJG1HRvdaQwiYcmnPMg==/659927978502818b3pn.jpt3. ____="ev_95 7141929 >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二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VhjDZ1feNC1OzUk7GeQ9pA==/825847581769150168.jpt3. ____="ev_1919138196a >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二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V7k486ElPioeB9o_-OniBg==/3341389448632604999.jpt3. ____="ev_450me6m66l >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cf6qxFmy0RLHqmGVrSwAqg==/146929937943237940.jpt3. ____="ev_2160848149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fij0jwpEExdS0Cgdl-V7_g==/65976140249140796m6.jpt3. ____="ev_7103796777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U6-ot3pIgmgSt3I_bGPM8A==/2754514122108390523.jpt3. ____="ev_8928198618 > br> ul cl br>----------------------------------------------------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EcqiMwqtGU_QM-BeuLz2YA==/18 2120623509746948.jpt3. ____="ev_94488n231 a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y5KBUXCWof9xrnKRjxFZSA==/1971"32211958467960.jpt3. ____="ev_17922566ll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KcayXAA2QpYbZ70KIHyoqQ==/3379107095511834618.jpt3. ____="ev_2520691584 > br> ul cl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6FJBQx2Jt9gv5fz5pdjx6Q==/6598194567053434617.jpt3. ____="ev_7216525716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zDWMBE0LhIZCEzPMkX5fBw==/390405792" 77206293.jpt3. ____="ev_2836992340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YsL1qzaCt-yEtSnGXc32cw==/6597557949821060609.jpt3. ____="ev_521n249688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TU67BShOIY3Bkpzi2olnlA==/3370099896257065337.jpt3. ____="ev_4875945828 >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Uux8RGVMzblhUjR1FurUdA==/21955048nal596974.jpt3. ____="ev_6259554247 > br> ul cl ul cl ul cl ul cl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2.ph.126w-rt/1jV9yVYpuTcurbmsfr0rZQ==/3911094801494974175.jpt3. ____="ev_5048982951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qThmahESFG-LrHB0Tuu-WQ==/2019864432975755823.jpt3. ____="ev_396m278515iv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1_mhVJ3LYpQCTb5dprbwLw==/6597374331 79602703.jpt3. ____="ev_3218 71440 > br> ul cl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zLVqifidHO8g_wJlK8oMcA==/6598a94567053434621.jpt3. ____="ev_3612185486 > br>------------------------------------------------------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0.ph.126w-rt/a5-rVWIBbICHQGmGbbAKkA==/1949777163775mp7 21.jpt3. ____="ev_5808486425 > br> ul cl br> bd im林墉:一位“有 ”的艺术家 - 田园 - 田园的 hr anm="[霸悍的恣丽]——林墉绘画美学品格析 第五辑 - 石墨閣 - 石墨閣 hr com/webapp/j"ht1.ph.126w-rt/6ckaiIuQUhgkT3Hs9g0jng==/6597449098a68821502.jpt3. ____="ev_564391643斡 > br> ul cl br>  林墉血P血1942年生,中国广东潮州市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广东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副院长、暨南 学中国文化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及国家一级美术师。 br>  1966年毕业於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擅长人物和花鸟画,兼擅文论和插图。绘画 潇,清新明丽,富有南国风韵,其作品构图变化丰富,运用笔墨线条准确泼辣,充分|&nb出其深厚的基本功及综合性修养。 br>  近年来,他有大量绘画及文学专集出版,并先後到中外各地举办画展及讲学,其中1978年至1983年曾三次出访巴基斯坦,并在巴基斯坦全国举办巡回展览期获巴基斯坦总统授“卓越勋章”,并有多幅作品为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广州美术馆及深圳博物馆等艺术机构收藏。 br> ul cl br> /p>

ul cl /span> 评论这张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血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血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nbsp; copy;1997-20l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