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人风采

振国威,中华儿女捍海疆。扬军魂,血肉之躯战沙场。

 
 
 

日志

 
 
关于我

会做事不如做人,会做人不如会感恩.知道感恩的人是最好用的人,是最了解大自然本质的人,也是最受大家欢迎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墨染尘香(梅若)  

2014-06-05 15:35:05|  分类: 收藏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梅若《墨染尘香(梅若)》
 墨染尘香(梅若)
从一个起点到另一个起点,一直不变地追求,不会被寂寞所感染,内心自始至终保持一种平和的温度,于暗夜的流光下,无需太多言语去刺探对方的内心,却能够始终都保持一种理解。梅若,在面对他和他的作品,他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多。
沉醉在笔韵编织的场景中,不须辨别现实的真真假假,只要安享如梦如幻的美好。很多时候,游走在作品之中,会让人与世无争,无欲无求,忘了自己,忘了时间,也忘了归途,只静静地享受那份来自心底的恬淡与宁静。梅若的作品,量极大,笔墨纵逸豪放、雄健磅礴,空间布局自由灵动。梅若有一种真正与时代相随的笔墨语言。他所拓展的造型符号和画面范式,极大程度地抒发着自己的情致,在现下的社会里,拥有一颗不骄不躁的心怀,收纳着纷扰与安逸,然后一一过滤,最终,成就了他内心的谦和。
一直很感激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遇见,淡淡地其实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如花也如水,流入小溪,不在乎渺小;流入大河,不在乎隐没;流入汪洋,不在乎山高水远、前路漫漫。中国传统绘画特别是文人画,笔墨语言几乎可以取代绘画本身。在这里,笔墨既是技法语言,又是代表绘画精神实质的东西,故谓“笔以立其形质,墨以分其阴阳”,而“水晕墨章”的主张,正好说明了笔墨语言的简练带来的艺术效果。
他平常题材的四条屏,梅兰竹菊,笔墨语言十分精到、简练。这些具有吉祥意义、道德品评、祈求理想的现实性的题材,和传统人文精神的具有“情绪”性的创作,都以喜怒哀乐为内涵,发扬着生活的小情趣,人生的大境界为题,温成了曼妙的笔韵,在缥缈的画面氛围中可以让人流连,好似音乐的旋律在袅绕,可以引申地聆听心底最真的呼唤。梅若,他以其独特、柔婉却深刻的感染力,浸润着一缕入喉的灵魂,酒似的醇香。
文人画与国画都强调以墨代色的效果,色就是在其中也不会减少墨的效果。“墨分五色”更是使国画的意蕴得到最大限度的扩充,“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的提倡又使书法的精神内含在绘画中得以充分的体现并与其紧密结合,最后,中国书法与绘画在用笔上和形式美感上有其内在的共同规律,“字与画者,其具两端,其功一体”。因此,笔墨语言不仅代表了一个梅若的技术水平,还反映着他的艺术修养。
生命是如此地奔腾不息,静若蝉蛹的梅若,享受着阳光的融合,画里脚下的小狗盘成了一个圆圆的姿势,感觉轻轻地打着酣,沉思,怡然,享受,与世无争。他既有写实的成分,但又不是对自然物象纯客观的描摹,而是高度凝练之后的再创造。这是梅若的信仰,就在纸上留住了情感留住了似水华年。
这样的时候,一墨在心,随手挥霍,却见墨稀韵长,许是流年的一曲沉香,韵味却来。外面时光倾泻,世界在缓缓随音乐流淌,如行云流水,让人冥想,让人沉思,让人在静寂的空间穿行,这样的时光是享受心灵的赐福,超越自己,找回一度丢失的灵魂信念。
江南地区传统的吴越文化,上海又极易兼容西方欧美地区的各国文化,梅若秉承了传统,又接近现实生活,善于将诗、书、画一体的文人画传统结合起来。一时写意水墨,一时又强烈的色彩,雅俗共赏的新画风,他就形成的属于自己的文化。他象是一个自信的的孤独行者,中国笔墨和西方式理念他都要,他是一个自我挑战者,线条可读有质感,气息在流动,花鸟虫鱼让人流连其间,就是一派本然的生活,乐已不知返。
他的笔墨用“线”有其特点和风格,从各类人物不同性格特征的需要出发,寥寥数笔,疑似“信手涂鸦”,实乃“惨淡经营”。笔墨语言的精炼给人生动活泼又不啰嗦的印象,而深秀自然、朴素无华的设色又给画面平添了几分意趣。他的画还有一个特色,近于人情世故,外延于内敛的充实,笔墨恣肆雄奇,气象苍茫古厚,融人文意境与传统意趣,创造出单纯而朴、平直而刚、鲜活而趣的艺术风格,其温暖的世俗光辉、跳动的生命情调,既是传统笔墨之大成,又暗合抽象形式的表现意味。
那些似花非花的岁月飞一般流逝,人生的遥远不知结果,只有一颗经历洗礼之后的心,依旧会微笑着渴望画中的巅峰。收拾起所有零碎的过去,用笔墨描画着生命那起初的苍白和繁华的过境,在生命的剧中,便是铺满了时光错落的旋律。
跟着他,再回戏曲时光。戏里亭台,遥遥疏疏,树也媚,花也遥,细语呢喃,且到是春光看遍,还是幽兰俏,或是骄傲任性,转为感世伤怀的情感变化。那娴静时的一招一式都优美于画中,而甩起水袖时用笔苍劲朴拙,凝练简约,意趣盎然,充满爆发力,同样令人称绝。他是那种学术型的文人,又是一位精通戏曲精髓的艺术人,便可概括中国的戏曲人物的形象。将舞台形象艺术形式化,又向符号化的方向发展,这种符号可让人联想起某个具体形象,因为他已经准确地把握住了剧中人内心活动和性格,并通过淳厚幽婉的唱和依情而动的动作,已经凸现了人物的身份。
    那是一抹戏里的风情,静静地看那一抹眼神幽幽地开放,斜斜的,妩媚至极,骨头也是要酥掉的。淡淡的气韵,裹也裹不住地蔓延开来,为这个浮躁的季节带来了点点淡雅、素净。丝丝缕缕的梨园幻影,清香地透过时光,缓缓、细细地弥漫着,有一份真、诚、善,随心、随性,简简单单。于是整个世界浑厚平实而妙得天趣。
他的水墨人物出入于传统,真率自然,常常出现夸张变形之态,所谓得意忘形。戏曲的色彩,黑色代表庄重、严肃,红色具有忠正、耿直之意,此时色彩作为地位、人物身份的象征,以诗意化、意象化的色彩来展现人物性格,无疑是以“情”赋彩、随“意”赋彩的表现。因此,以“情”赋彩、随“意”赋彩更突出了中国画的色墨相互补充。色彩上无论是强烈还是柔和,冷色调还是暖色调,都营造出清新亮丽的画面,具有传统韵味,又具有新时代气息。显然,这种手法极大地丰富和拓宽了传统国画创作的表现空间。
我们唯有用心感悟过,才会在一滴水里领略到奔流至海的从容与清澈。突然想起那一句经典的唱词:“一刹时把前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再想着此中梅若的作品与他平时对我的教化,真个是丢魂失魄中。
2014.03.01黎乐于素言轩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